• 【港台杂谈】不会点武功根本无法在台湾政坛混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近日,台湾反对微调高中课纲的一些先生,夜闯台政府“教育部”,砸开“部长室”,局部先生攻击教官致其受伤。客岁台湾“太阳花学运”(反两岸办事商业和谈运动),也曾盘踞和冲击台政府局部机关。这些正面反映出台湾的政治生态。

    反课纲先生闯进台政府“教育部”,并架住值班教官。《中国时报》图

      提及台湾,浓浓的“人情味”让人印象深入,不外有一些政客好像与此不同。台湾政坛的“打斗文化”由来已久。1995年,台湾“立法院”以“证明‘立法委员’斗殴比战争更有政治效果”而获“搞笑诺贝尔奖”的“战争奖”。

      近几年来,台湾政坛“动口动手”的现象应该说有所淘汰了,不外还未能杜绝。

      【西岳论剑:各路门派决战“立法院”】

      若是将台湾政坛比作江湖,那“立法院”相对是浩瀚武林高手齐聚论剑的“西岳”。“立委”们审查议案时除举手表决,有时也用拳头,无论是群殴厮打仍是单挑决斗,抑或是丢鞋、扔椅子运用“暗器”,各路门派招式尽显、战况剧烈。

      少林十八铜人——群起而攻

      “立法院”的暴力问政能够追溯到上个世纪,立场对峙的双方暴发打群架是最稀有的方式之一。

    1999年6月15日,“立法院”产生抵触。

      1999年6月15日,台湾“立法院”一整天议事氛围火爆,从下昼到晚间,暴力打人事情频传,晚间以至表演集体暴力局面。无党籍“立委”罗福助由于不满民进党阻扰议事,与民进党“立委”抵触扭打,一光阴罗福助儿子等数人都插手战局,现场打成一团,朝野“立委”多人挂花。这场暴力打人进程达10余分钟。

      2010年1月18日,为了“处所制度法”修正案,“立法院”暴发第7届以来最重大的肢体抵触,但是经由30次表决及4波大规模抵触,“地制法”修正案仍然过关。

      有“立委”那时采用剧烈抗争,以至一度堵住门不让“立法院长”王金平掌管议事。在混乱的推挤进程中,“立委”扭打成一团。

      公民党方面,林明溱指控民进党“立委”陈莹把他咬伤,谢国梁也指控民进党“立委”苏震清、潘孟安、陈启昱殴打他,曹尔忠则说被民进党高志鹏拿口号打伤眼睛。

      而绿营“立委”那时也有人受伤,陈亭妃趁着蓝营集体在吃便当戍守松散的那一刻,突然并吞主席台近6小时,结果她的脊椎骨麻了,开会的第一件事等于去看医生。

      峨眉派——女将不让须眉

      虽然浩瀚暴力抵触事情中,男人都是相对配角,但在台湾政坛,仍有几位“巾帼须眉”亲上沙场,不让须眉。

    洪秀柱与管碧玲产生肢体抵触。《联合报》图

      200太阳城,太阳城集团,玩转棋牌8年10月22日,台湾“立法院”教育委员会一次会议中,民进党“立委”盘踞总论台抗议,时任公民党“立委”洪秀柱上前制止时,将广告牌拨向一旁,形成民进党“立委”管碧玲助理的眼睛受伤,管碧玲情急下打了洪秀柱一巴掌,让洪秀柱火冒三丈暴发拉扯。事后双方都否认,这一巴掌很重。

    绿营“立委”捂住公民党“立委”赵丽云(中)的嘴阻遏会议举行。“中央社”图

      2010年4月21日,“立法院”审查凋谢海洋先生入台就读,否认海洋学历相干修法,绿营全数发动、强力阻扰。公民党籍会议主席赵丽云先被几位民进党女“立委”夹攻。她们捂住赵丽云的嘴,蓝营“立委”插手战局,没想到推挤加拉扯中,双方都勒到赵丽云脖子,害得她神色苍白,一度窒息送医抢救。

      唐门——暗器齐发

      在“立法院”的混战中,除徒手格斗,任何手边的物品也都能成为“作战兵器”,以至还会有人提前预备好“暗器”伺机而动。

      通常像鞋子、椅子等因其便携性或顺手可得,深受“暗器”爱好者喜欢,也频频见诸“立法院”沙场,但仍是有人愈加偏爱“独门暗器”,能够出人意料致敌取胜。

      1993年,民进党籍“立委”陈婉真为了阻拦那时的“立法院副院长”王金平掌管“法案”表决,与其余绿营“立委”冲上主席台,并和公民党籍“立委”产生推挤,陈婉真把一个红色垃圾桶套在王金平头上,活脱一个威震四方的“血滴子”!

    李敖曾现身“立法院”,戴上防毒面具,拿出催泪瓦斯喷罐不竭喷洒。《福建日报》图

      2006年10月24日,无党籍“立委”李敖大闹程序委员会。为阻拦军购案,李敖带着防毒面具,拿着自备催泪瓦斯四处喷洒。不宁唯是,李敖还以身怀电击棒防身为由,要求各人别凑近他,在场“立委”和议事职员简直都咳个不停,还咳出眼泪。其余“立委”不满,破口大骂,最后将李敖送交规律委员会。

      【战地不竭扩展:茅厕也成沙场】

      随着太阳城,太阳城集团,玩转棋牌光阴的推移,台湾一些脱节人物的“沙场”也再也不仅限于“立法院”,市议会以至饭铺茅厕都能成为他们的“擂台”。

      本年5月1日,公民党前“立委”张硕文及民进党现任“立委”刘建国在一次饭局中互看不爽,斗殴打斗。

      两人那时同坐主桌,不外都将对方视为空气,在敬酒进程中直接跳过相互。随后,两人前后离席,接着便在茅厕起是非,以至飙骂粗口,之后就起头剧烈地扭打。张硕文被打到嘴巴流血,刘建国眼镜也被打飞。

      【真打假打?剧情精彩全靠演!】

      看了上述几起事情,或者你会想说“台湾政坛氛围真是太严重了”?那你想得太简略了。

      切实,打斗有时只是这些政治人物博取暴光率的手腕。过往台湾地区推举中,在“立法院”跳得越高、打得越凶的人往往选票越多。以至还有“立委”身穿写有本身名字的“特制背心”,就算群殴打成一团,观众也能辨认出最负责者。

      英国《逐日邮报》曾引述某“立委”说话默示,有些“立委”会事先说好要化妆,抵触当天各人都穿球鞋,在镜头前喊打喊杀,开会后即刻称兄道弟相约去品茗。

      【结语】

      激动是妖怪!言语上和举动上的暴力都不能解决问题,愿台湾的“人情味”能够

    呐喊向政坛伸张,心愿那些使人惊疑的“剧情”再也不反复上演。

      作者:王诗尧

      起源:中新网微信公众号(cns2012)

    上一篇:来安县检察院检察长深入开展结对帮扶活动

    下一篇:网上学交规答题能销记分?苏州交警就此征意见